QQ:1443274331

010-88891086,80794780

服务电话:

搜索

 北京市昌平区北清路生命科学园北清创意园2-1-102;  Tel:010-88891086,80794780   Fax:010-80794780 
咨询订购QQ: 1443274331   技术支持QQ: 2074750152   邮件订购:bjzblg@126.com      
www.epibio.com.cn  www.epicentre.cn  www.immunoreagents.cn  www.lucigen.com.cn
版权所有 @北京中北林格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2510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最新产品

>
暴雪冰封中国交通?

最新产品

暴雪冰封中国交通?

浏览量
【摘要】:
1月27日,谢先生终于顺利地从湖南衡阳坐火车回到北京,挽回了一单重要的生意。“差点回不来了!”谢先生不停地感慨着。“火车晚点3个小时,我是站了20多个小时回来的!”不过,谢先生仍感觉自己很幸运:“高速公路封闭、机场关闭,只能坐火车。经过湖南的大部分火车都晚点十几个小时。”由于几十年、上百年难遇的极端冰冻天气在2008年春节来临之际不期而至,很多人回家过春节的计划被迫搁浅,几十万名旅客被困火车站、机

1月27日,谢先生终于顺利地从湖南衡阳坐火车回到北京,挽回了一单重要的生意。“差点回不来了!”谢先生不停地感慨着。“火车晚点3个小时,我是站了20多个小时回来的!”

不过,谢先生仍感觉自己很幸运:“高速公路封闭、机场关闭,只能坐火车。经过湖南的大部分火车都晚点十几个小时。”

由于几十年、上百年难遇的极端冰冻天气在2008年春节来临之际不期而至,很多人回家过春节的计划被迫搁浅,几十万名旅客被困火车站、机场的信息更是不时传来。交通运输问题一时成为各大媒体的热门话题。

“如果有时间我一定会接受你的采访,这不仅仅是灾害引发的交通问题。”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萨殊利因次日要随同铁道部有关人士奔赴山东救急而拒绝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他告诉记者,目前在极端天气下凸显的交通问题印证了几年前他曾提出的观点。

具体是什么观点,记者不得而知。不过记者了解到,不少交通领域的专家最近都变得异常忙碌,近日全国各地凸现出来的交通问题再次引发了他们对中国交通运输深层次思考。

供需矛盾被放大

近日以来,中央气象台连续发布暴雪橙色警报,华中、华南大部分地区连降暴雪,京广线200列旅客列车和沪昆线60列列车晚点。广州火车站截至1月26日下午滞留旅客5万人左右。上海、广东铁路全面停止售票,而北京西站29日也发布信息,暂时停售京广线株洲以南的火车票。记者随机走访了四五家火车票售票点,均排长龙,90%以上的购票人被告知无票可售。

公路方面,安徽、湖北、江苏等地多条公路受到暴雪及冻雨的影响,湖南、湖北等地的高速公路近一个星期以来基本上都处于封闭或半封闭状态。而引人注目的是,近日公路方面的交通事故也时见报端。

民航方面,受长江中下游地区明显雨雪天气的影响,北京至湖南、湖北、贵州、江西、江苏等多个省份的空运中断,截至1月28日下午,南昌、南京、常州、长沙等24个机场因机场天气不够飞行标准被迫关闭。近日,记者也随机拨打了不少机票售票点的电话,均被告知春节前几乎已无票可售。

“这次极端冰冻天气确实给中国交通运输带来很大冲击,中国交通的供给能力仍显脆弱。”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博导杜文得知本报记者的采访意图时,欣然接受采访,记者能感觉到,他的回答一定不是即兴发挥。他一直在关注近来全国各地的交通运输状况。

杜文说,在没有极端天气的情况下,每年的春运、暑运、黄金周都会冲击大量的货运,造成交通拥堵,这其实是供给能力和季节性的需求不相吻合,此次恰逢极端天气,使春运的交通供给和需求矛盾放大。

“可以说,这是交通供给与需求矛盾在极端天气情况下的总爆发。”北京交通大学轨道交通控制与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首席教授贾利民的观点与杜文不谋而合。

贾利民告诉本报记者,进入“十一五”后,国民经济高速发展,对交通的需求也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但从目前情况看,我国的交通供给或者交通运输系统的供给能力仍远远落后于经济发展的需求。在遇到极端天气时,大面积的交通路网瘫痪会促使交通供给与需求的矛盾更加扩大。

交通系统性问题再次被提上日程

1月28日,湖南衡阳至长沙发生两次大的高压线塌网烧坏铁路接触网,当天上午,湖南株洲到衡阳区间地方电力全部中断,京广线衡阳南北14个车站供电中断。京广大动脉再次中断数个小时。电力机车无法运行,铁道部从全国紧急调用内燃机车上线运行。

“供电中断,直接导致电力机车无法运行,这其实是给铁路交通路网供给和建设单一化的一个很强的警告。”

杜文认为,我国铁路的机车建设从蒸汽机车发展到内燃机机车、电力机车,现在主干线上主要以电力机车为主,这是铁路发展的进步。但是一个健全的铁路网应该有不同制式的列车,既有供电的,也有内燃的。我国现在的交通发展,无论是公路建设还是铁路建设都非常缺乏系统性。

“这主要是交通的统筹问题没有做好。”不久前,贾利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着重向记者讲述了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问题。此次采访中,他再次谈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贾利民说,一方面是不同交通运输方式内部的统筹,例如铁路线上电力机车和内燃机机车的统筹,公路方面,国道和高速公路的统筹;另一方面是不同交通运输方式的统筹,由于我国交通运输采用的是“各自为政”的管理方式,因此交通运输的协同性和系统性无法发挥,既有交通运输潜力无法挖掘。

杜文则指出,不同交通运输资源,从实质上讲,应该是所有的交通方式联合起来完成客货运输的各种需求。现在,铁路是铁道部在管理,公路是交通在管理,航空是民航总局在管理,公路和民航还带有浓厚的地方经济保护特色。这种分而治之的管理方式使不同运输方式之间的竞争效益更加凸显,协同性和系统性则被掩盖。

杜文以机场为例说,成都双流机场客货航运十分繁忙,成都机场除修建第二跑道外还在规划寻求成都区域内的第二机场,而在离成都只有100多公里的绵阳机场却“吃不饱”。况且,绵阳、成都、乐山间即将修建时速250公里的城际高速铁路,为何不可运用科学发展观进行系统的统筹规划?“现在很多地方都在考虑建第二机场,周围机场的联动作用和潜力却没有被发挥出来,应该发挥地区机场群的效应,而不是盲目地扩建。”

“我们要从整个交通运输系统的角度通盘考虑,而不应盲目追求规模效应。近年来,我国大面积修建收费高速公路,但是其投入能否产生大的社会效益和促进区域经济的快速发展却很少有人考虑。”杜文建议,国家应成立一个统一的交通管理部门,加强整个交通运输系统的宏观规划和管理。

应急联动机制缺乏统筹

在谈到此次极端冰冻天气给交通带来的严重问题时,贾利民的一句话让记者十分惊讶:“这是‘好事’。”

贾利民说,近来,京广线南段运输中断,并非铁路本身出了问题,而是电网出问题导致铁路运输中断。“国家经济运行的基础设施要充分考虑能力布局、能力的匹配和协同,要有全局的统筹,但是过去恰恰没有这么考虑。”

据悉,此次大面积、长时间、高强度的冰冻自然灾害造成国家电网公司经营区域内华中、华东电网严重受损,特别是河南、湖南、湖北、四川、江西、安徽、浙江7省电网均出现不同程度线路跳闸和倒塔断线情况。截至1月27日,国家电网因灾害破坏造成线路停运330条,输电杆塔倒塔96基,受损83基,断线15条。而至1月25日,国家电网公司范围内缺煤停机容量达1740万千瓦。

“输电线的承重水平连这点冰都抗不了,也就是当初设计时只考虑到输电,没考虑到极端情况下输电出了问题,会导致国民经济全部瘫痪。”贾利民说,经济的高速增长并不意味着我国经济基础设施的质量和水平、保障能力同样高,而这一次冰冻自然灾害造成的一系列问题给国民经济的基础设施统筹安排和建设敲了个警钟,也恰好给大家更多反思的机会。

“其次,从应急的角度看,也应该有统筹。”贾利民说,极限情况可遇不可预,在这种情况下,应当发挥应急机制的统筹效应。但是,现在各个部门的应急措施都各自独立,国家的应急联动机制在执行和操作层面上还没有统筹起来。

“铁路部门是彻底的计划经济,全国一体化、全国一盘棋,在这次极端冰冻天气灾害中,恰恰是‘全国一盘棋’又救了铁路;而公路是筐子里装的土豆,自个儿管自个儿的,像高速公路是按地方进行管理,在应急状况下,缺乏大范围的统一的管理机制,很难形成统一的应急措施。”

贾利民认为,在不同层次上都应该有不同的联动机制,而且联动机制需要有不同资源作为支撑。“幸亏铁路的内燃机机车还没有完全淘汰,再过几年发生这种事情,到哪里去找内燃机?”

在谈到应急问题时,杜文也强调:“我们的应急预案做得不好。”他说,近一个多星期来,高速公路一直处于封闭半封闭状况,“封闭不代表交通需求不存在,汽车、人流、物流不得不全部涌向国道,给国道造成很大压力。这其实是墨守成规,而不是应急”。

杜文认为,交通应急也应该放在系统工程、放在如何满足需求的角度,以及各种需求有各种层次的角度去考虑。需求是细分、有层次的,供给也应是细分、有层次的,这样才能各得其所。

杜文建议,在大雾或大雪的天气情况下,高速公路可以考虑采用限速40公里或者50公里的管理方式,从而缓解国道或其他道路的压力。